凌羽夜

张家兄妹的秘密笔记

佐将:

【一】
    我叫张海客,“海外来客”的海客,在我妹还是个矫情的文艺青年时,曾经用我的名字嵌了几句话,“闻海外有客不知至此,寻而不得其面,终不知所踪。”当时我不仅鄙视过她的文青思想,还对这句话中隐约透出的不详之感选择性忽视。但现在每次看到那个拎着刀爆粗口的剽悍暴力女,我都忍不住怀念那个一丁点儿大的文艺小萝莉。所谓实践出真知,通过这些对比我深深的认识到一个道理,所谓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就比如我曾经嫌我长的不够帅,但是现在我觉得那张脸是我最渴求的存在。
    当然,同样让我怀念的是“张海客”,虽然我现在的身份证上依旧写着“张海客”这三个字,虽然分家的人对我恭敬如昔,虽然海杏依旧没大没小的和我斗气打闹,但我知道,真正的张海客早就死了,带着他的面貌性格,完完全全的消失了,而现在的这个人只是吴邪的复制品之一。
    其实这么多年来,我一直有一件特别想做的事,那就是拿着吴邪的身份证一路闯红灯从杭州开车回香港,虽然想想就觉得很激动但如果真的这么做的话会暴露,所以我不得不以坚定的决心扼杀了这个念头,说实在的,这让我遗憾至今。

                    二
    我叫张海杏,海洋的海,杏花的杏,别问我多大了,你不知道女人的年龄和体重都是秘密吗?
    我姓张但我不是来自你认为的那个张家,那个古板腐朽的张家早已没落,对我们海外张家的掌控力度基本为零,本来我以为老娘能活的随心自在,但那不过是以为罢了,现任张起灵一上任,接管了海外张家的张海客——没错就是那个蠢货——立刻屁颠屁颠儿的带着海外张家去投奔张起灵,最终的结局是张起灵手边有了趁手的工具,所有人都背负起了沉重的责任,老娘还去号子里蹲了几年。张海客!这事儿咱们慢慢算!
    在张起灵还不是张起灵时,我曾经见过他一次,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当然其中一个原因是他长的很帅另一个则是,他有着比成年人还多的淡漠。
    有时候我会想,张起灵的淡漠,是天性如此,还是背负的太多?
    直到现在我都没想明白,或许……两者兼有吧。
    虽然我不怎么喜欢他但我不得不承认,他确实很强不论是身手,还是头脑,作为一个生母不详的孤儿,虽然有麒麟血,虽然当时的张家极度衰落,但他能够成为族长,同样也说明了他的能力。
    但是我一直觉得这种能力包括了“吸引狗腿子”这种,这里的狗腿跟班包括我哥,还有一个沧海奇葩,我哥一直在在外围忠心耿耿的打理事物作为外围防线,那个奇葩和张起灵一起深入险境。
    他叫什么,我已经忘记了,不过可以肯定他是“海”字辈的。我一直想知道他的嘴是不是通向异空间,是怎么做到把一堆东西藏在嘴里还能上窜下跳开路殿后和人聊天还能坑蒙拐骗的,顺带一提,他曾经坑走我一把品相相当不错的匕首结果还弄丢了,而我过了好几年才反应过来,不过那个时候他已经死了,尸体都没留下来。

                    【三】
    张家一向人数众多,但不知道为什么,在“海”字辈就少了很多。一直活到现在的也不过那么几个,都没什么大用帮不上族长的忙。
    族长曾救过我一命,所以在他成为张起灵后,我用整个分家去帮助他。
    海杏对比嗤之以鼻,她说我这是封建社会的愚忠思想,和那些死脑筋动不动就要切腹的日本武士在本质上极其类似。
    我知道她说的没错,但我也知道,我做的没错。
    她把一切都想的太简单了。
    张家自古就背负着巨大的秘密,不管是本家还是分家,都无法逃离这个宿命,同样的,也应该有背负这个秘密的觉悟。
    包括张启山,包括我们。
    这是随着血液代代流传下来的责任,刻在骨髓里的,永远无法抛弃的。
    族长不能,我不能,海杏也不能。
    只要还活着,就不得不背负的责任。
    海外分家妄图逃脱这种责任,但这是不可能逃脱的,主动背负总比被动接受要好,小爷还是很乐观的。
    哈 

                   【四】

张海客是个蠢货,蠢到家的家伙。

说起来这儿风沙真大,啧,赶紧写完了带护目镜。

当我看到一个陌生男子以极其自然的态度坐在椅子上亲昵的喊我名字的时候,我被吓到了,而我被吓到的结果是

张海客被我打了个半死。

虽然我觉得我的神经足够坚韧,承受能力足够好,但这件事,我依旧用了很久才接受。

我的哥哥,我在这个世界上血缘最近的亲人。从小到大一直保护我的哥哥,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一个完完全全的,陌生人。

一个叫“吴邪”的人。

后来我发现,在全国各地活动的“吴邪”有很多,但他们都不是吴邪。

吴邪,你到底是什么人?

                       【五】

族长很强,张家很强,但强大是有代价的。

这代价,便是围绕张家多年的难题,失魂症,通俗的说,就是失忆。

不停的失去记忆,不停的寻找记忆,一步一步走近终极的秘密,最后承担起属于“张起灵”的责任。

周而复始,循环往复。

而我们,无能为力。

                         【六】

如果张起灵有朋友,那八成就是我眼前这个神经兮兮的家伙了,但我很难想象他们会有什么共同语言,很有可能是一个死不说一个往死说。

不过他确实很强,虽然比起张起灵还差了一截,但能和张起灵并称“南瞎北哑”的,怎么会是那么简单的家伙。

                    【七】
    我看到他们终于相遇了。
    吴邪,张起灵。
     一个是我模仿多年的正品,一个是张家最后一任起灵。
    我看着他们,在吴三省家楼下相遇,从七星鲁王宫到海底墓,从云顶天宫到昆仑龙脉,一路患难,相互扶持着走过。
    不过族长,族谱不在张家古楼,去了也没法把吴邪写入族谱。
    等等等等,这句话得划掉,如果族长发现自己的险恶啊呸良苦用心被发现了,很有可能会杀人灭口。我活着挺好,没打算自寻死路,所以我还是闭嘴吧。
    族长说,有时候对一个人说谎是为了保护他。
    吴邪你真幸运,吴老狗,吴二白吴三省,胖子,潘子,解连环,这么多人都在保护你。
    啊,对,还有族长。
    宁愿用自己的所有,去保护你的,张家的最后一任,起灵。
    他是张起灵,却为你做到了这一步。
    我终于明白他为什么会让我去仿制一个鬼玺了,比真正的鬼玺重了两克的,假鬼玺。
    假鬼玺,现在在吴邪手上。
    假鬼玺,无法打开青铜门。
    族长从一开始就打算一个人守一辈子,从一开始就没准备让吴邪去接替他。
    只不过两年,怎么就让你为他做到这个地步了?
                       【八】
    吴邪?天真无邪?啧,果然够天真的,就这么一步一步走进局中,还真像,待宰的羔羊。
    张起灵为你铺好了一切,你本来可以安安稳稳的过一辈子,他们为你付出了那么多,绝不是希望你再折回来的。
    为什么这么坚持?
    一起都和你没关系了,你可以把鬼玺藏起来,可以把十年之约忘了,可以把吴家的盘口交给吴二白打理,你依旧可以回到你下斗之前的日子,平稳,简单,安定。
    为什么要折回来?
    为什么这么坚持?
    这么天真,如果入了局,会死的,汪家人会杀了你的。
    但我小看了他,不如说,所有人都小看了他。
    吴邪的头脑让我惊讶,他缜密的布了一盘棋,一切都是棋盘上的棋子,他执棋,和一只看不见的手对弈。
    汪家人,被自己的棋子反过来操控的感觉怎么样?
    吴邪够狠够绝,竟然能想到用蛇来传递信息,不过这确实是个好办法。
    只是吴邪失去了嗅觉。
    那些蛇毒在传递给他大量信息的同时,也在损害他的身体。
    为了这个计划,一切都可以舍弃么?
    吴小佛爷,麻烦你把自己折腾的像个人好么,族知道你把自己弄成这个样子会心疼的,如果知道我和我哥是罪魁祸首。我们会死的很惨的,小佛爷拜托您行行好,老娘还年轻不想英年早逝。

【九】

吴邪。

无邪。

族长还有一个好兄弟,是个插科打诨的胖子,经常拍着吴邪肩膀喊他“天真”来着。

可现在,面对这样的吴邪,他还能喊出来“天真”这个词么?

有的时候,我会抬头看着长白山的方向,那儿有青铜门,有终极,有族长。

不知道族长看到吴邪现在的样子,会不会后悔许了一个十年之约,会不会后悔没有护吴邪一世天真只能任他一人在世间摸爬滚打。

海杏比我看的透,也许是因为她从来都不把张家当回事,相应的,对待族长的态度也并没有我们那么恭敬,对于族长和吴邪的事,她更擅长在一旁冷眼旁观。

她说我不懂,族长在意的从来都不是天真而是吴邪,族长想守护的也只是吴邪这个人而已,无关天真。

“天真无邪的人多了去了,他张起灵还要一个一个去守护不成?哥你真是越来越蠢了。”她熟练的吐了个烟圈,鄙视的看着我“明明和吴邪用的是同一张脸,怎么就没人家聪明呢?”

……我怎么有这么个妹!能退货不!

【十】

也许这是我最后一次记笔记了。,在写之前,我得去抽支烟冷静一下。

五年,不长不短。

对张家人来说,五年只是漫长光阴中短暂的时光,根本不值得在意。

而对吴邪来说,五年足够他完成他想要的一切。

他成功了。

他死了。

割破气管,高空坠落,我找到他的时候,尸体都冻成了青白色。

看到他的尸体时,我突然头晕目眩,什么都看不清楚。

我知道这很危险,可我控制不住的恐惧害怕。

吴邪死了,张起灵该怎么办?

快到时间了,张起灵快出来了,可吴邪死了。

该怎么办?

他如果知道是张家把吴邪牵扯进来的,是汪家人把吴邪杀死的。他,会怎么做?

他摆脱了那些责任,但吴邪死了,那这些责任的存在与否,对他来说还有意义吗?

啧,真头疼,我得赶紧把张海客打包弄走,省的族长看见他那张脸然后把所有事情串起来然后把我们干掉。

虽然说张起灵一想到吴邪也会把事情串起来,但我们两个主谋不在,他也只会找汪家泄愤……吧……

不写了,赶紧收拾行李躲段时间,失去吴邪的张起灵太过危险,必须远离。

那就记到这儿吧,吴邪死了,他们的故事也结束了。

已经没有记的必要了。

评论

热度(36)

  1. 静静诶L_L佐将 转载了此文字
  2. 凌羽夜佐将 转载了此文字